首页 > 资讯中心 > 集团要闻 >

【一带一路故事】老陈师傅的“巴铁”徒弟
时间:2019-11-25 【字号:

来源:水电基础局 作者:狄聪进 文/图 时间:2019-11-25 字体:[ ]

“师傅、师傅,你别走,等我10分钟”!在巴基斯坦领事馆门口,当地翻译木西拦住了前来办事的陈善武,说啥也不让走。

不一会儿,气喘吁吁的木西抱着一大包水果塞到老陈手里,闪着泪光,并和身边人自豪地介绍说:“这就是我的中国师傅——老陈!”

“开门徒弟”很争气

这一幕还得从2011年说起。那一年42岁的陈善武从老挝水泥厂来到巴基斯坦达拉瓦特基础处理工程负责安全管理工作,并结识了项目上打杂的工人木西。

木西是当地退伍军人,老陈看木西素质很高、英文不错,就一边教他中文、一边传授安全管理知识。“木西”这个中文名字,就是老陈给他取的。

这是老陈在巴基斯坦的“开门徒弟”,要求也很严格,让他每天将纸笔装在口袋里,中午吃饭的时候学三个中文单词,下班前复习,通过后,晚上下班再教三个。

木西很聪明,学的很认真,很快就能用中文和师傅简单交流了,于是老陈向项目部推荐木西担任翻译。木西工作做得越来越熟练,也非常细致,工资由3万卢比涨到了6万卢比。

有一天,木西将一幅孩子画的儿童画送给老陈,感谢师傅对自己的帮助。老陈深入一了解才知道,木西家非常困难,有6个孩子,一个人养活一家8口,负担很重,现在工资涨了一倍,生活一下子宽裕多了,全家人都感谢尊敬的老陈师傅。

之后这些年,木西一直在中国电建在巴项目担任翻译工作,已经从“小工”跃居“白领”,每每提到自己这位“得意门生”,老陈心里都美滋滋的。

“师傅,我们就要跟着你”

一个项目结识一批当地朋友,2015年8月,水电基础局承建的卡西姆燃煤应急电站桩基工程开工了,老陈这回一下子收了三个巴基斯坦徒弟:EMTEATZ、ESEAL和PREIZH。老陈给三个徒弟每人取了一个中文名字:阿里、依撒儿和刘凯。

这三位徒弟都毕业于巴基斯坦国立大学,在项目分别担任技术员、翻译和财务助理。当时三个徒弟还没学过中文,但是全都会说“兄弟”这两个字,老陈一听就笑的合不拢嘴,得嘞!是师徒、更是兄弟!

老陈这三个徒弟在师傅的教导下很快就将本职工作做的井井有条,不仅如此,找车、租房、跑市场等等大事小情三个徒弟都能包办,可是让老陈省大心了!

巴基斯坦非传统安全形势严峻,在项目有警察和军队保护,因此老陈和同事们只能在项目部寸步不离,老陈练就了两个令徒弟们瞠目的“绝活儿”:抻面和理发。

老陈是四川人,抻的一手好面。每每向徒弟们介绍自己的家乡,什么担担面、查渣面、铺盖面、素面、烩面、凉面,馋的徒弟们口水直流!习惯了用手吃巴餐的徒弟们,已经学会用筷子吃师傅做的手工素面,再加上老陈的秘制辣子,一次能吃几海碗!

老陈心灵手巧,会对着镜子给自己理发,时间长了也会给同事们理一理。徒弟们一看,也央求师傅一展身手,为此老陈还买了吹风机,给徒弟们理完发还要给他们做个“造型”。徒弟们都说师傅给自己理发就是“一种享受”。

之后的这几年,从卡西姆码头、厂外灰场、领事馆馆舍局部扩建到LUCK电站土建C标段,三个徒弟一直追随着师傅,近两年还都获得了水电基础局国际公司评定的“优秀外籍员工”称号,徒弟们说了:“师傅,我们就要跟着你,跟着水电基础局!”

“敞开大门收徒弟”

在项目的巴籍员工,多是从一个村子里走出来的农民,没有文化、没有技术,只会讲乌尔多语,并且来自各地发音都有很大差别,无法交流,只能在项目上干最基础的力工活儿。

水电基础局国际公司从2015年正式运行开始,加大了属地化管理力度。老陈和项目部的同事们开始重点培养当地人。每周一停工一小时,通过翻译给大家讲安全操作、传授技术。

一些机灵、年轻、好学的力工,通过跟着中国师傅学习电焊、测量、钢筋模板加工、浇筑等等技术,逐渐成为带班工头,工资高了不说,成为管理人员在当地人中也备受尊重。

老陈说,大伙儿都觉得我爱关心他们,都喊我“老陈师傅”,巴基斯坦员工和我们都是平等的,正是他们不懂,我们才有机会和责任帮助他们,这几年光就业岗位就提供了好几千呢,咱这品牌也打响了,中巴友谊比山高、比海深、比蜜甜!

说到这,老陈得意地晒出了新徒弟马哈利送来的结婚请柬:“看看,徒弟们有什么大事小情都得第一个告诉我,虽说不能去婚礼现场,我这当师傅的大红包可一定得送到咯!”

多年来,“以诚待人”是老陈的处事原则。11月22日,电建微言推送的消息令老陈情不自禁红了眼眶:中国电建喜提“中巴友谊奖”。 五音不全的老陈情不自禁哼起最喜欢的一首老歌:“以诚相见、心诚则灵,让我们永远是朋友……”

加入收藏打印本页关闭